还有五个字

2017-05-11 23:51

后来,我擦干失败的血泪,原地满血复活,踏上了补习复读之路。对于我的“终结者”数学,我停止补课,停止做课外资料上的题目,我无限降低自己的底线,目标就是及格。我开始看教材、看公式、看课本上的例题,我这回只做教材上的练习题,来来回回地做,做熟练。没有了补课这一拐杖,我开始了自我寻求的道路,成绩开始一点点解冻,60,70,80……直至最后一次模拟考试,我不可思议地达到了90分(150分制下的及格线)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在高考前的最后时刻,我终于吃到了一条有关数学的成功的鱼,尽管这在数学高手眼里是一个不堪入目的分数,但是那种知道自己对、错,脚踏实地的感觉还是非常好的,从零开始,把自己放在最低,反而有了向上攀爬的空间。

到了高中后,为了一雪前耻,我“趴在稻草上啃苦胆”,在床头贴上写着“自胜谓之强”几个字的小纸条,这种行为对于一个16岁的女孩来说,不仅可笑,简直堪称可怜了。从高一开始,我铺天盖地的精力都用在了猛攻数学上,因为我知道这是我的死穴,每一次数学考试卷纸发下来之前,我都默默祈祷“不要让我太难堪!”高一时候的数学老师充满文弱的气质,讲课声音很小,我当时急得都想买个助听器。《海淀数学题典》《高中数学读想用》《湖北黄冈名师精讲》《北京四中金点子》……我陷入数学战争的汪洋大海,然而,屡战屡败;好在,屡败屡战!“论成败,人生豪迈,大不了从头再来!”早自习、晚自习、周六、周日,寒假、暑假、十一、五一……为了数学,我把自己深爱的《红楼梦》、磁带通通束之高阁,大量的时间用于大量地做题,初中时代那个每每发表点小文章的神气的小女生已身在教室,心老数学。

高考考数学的那一天,我真是好紧张,甚至上错了楼层走错了考场。草纸发下来后,我认真地在上面画了22条格子,这也是数学考试的题目数,每一道题都在固定的格子的空间里演算,这样可能在把试题全部做完后比较方便检查,真真是用心良苦啊!在考试时,我的内心经历了烈日和暴雨下的考验,平时立体几何我几乎从来没有做完整过,在高考时,居然急中生智地完整地做出来了!我高考的那一年,2003年,据说是数学试题比较难的一年,很多人都考砸了,我竟然觉得也没那么难,看来,天下事有难易乎?为之,则难者亦易矣!数学最后还是给了我一个比较满意的答案,当然是相对于自己来说,因而我也考上了东北师范大学,这个我很喜欢的又离家很近的大学。在填报志愿的时候,我毅然决然地写下了五个字;“汉语言文学”,还有五个字,“不服从调剂”!别了,数学,我生命的重要的敌人,你砥砺了我的斗志,磨练了我的毅力,考验了我的耐心,要再见的时候,竟然有一丝不舍,人是多么奇怪的动物啊,尽管它带给我那么多痛苦学数学的痛苦经历也让我认识到,人不是万能的,而是充满各种局限性的,只有扬长避短,发挥优势,才能略有作为。多年后的今天,当我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回想那段往事,内心万念齐飞,下笔却空无几字,看来和过程相比,结果是多么不重要啊!数学直至今天仍无数次地出现在我的梦中,每次醒来,我都如释重负,感叹道:“好在是个梦!”没有白吃的苦,只有白享的福,昨天是个梦,明天是朵花,只有今天才是个恩典,所以,要好好珍惜!

关于数学的噩梦始于中考。中考时,自己的数学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分数,让人绝望、崩溃的分数,那个分数是怎样地让我得满各种荣誉的辉煌初中生活蒙羞啊!还记得中考考完数学的时候,我的感觉就像踩在棉花上,云里雾里,我不知道自己每一道题做得对不对,心虚的感觉真的像深渊一样让自己不停地下坠,下坠。

还记得高二的寒假,别人都放假了,我自己拿着班级的钥匙,来到教室,翻开数学练习册自我恶补,冬日的斜阳照在一个短头发瘦弱的女生身上,一个不停地怀疑自己,又不停地付出努力的高中生;“红颜易老,数学难封”,每次考数学我几乎都是用上刑场的心态,不知道为什么,我考数学的时间总是不够用,几乎就没有把试卷答完过,内心被打击得伤痕累累,有一次,竟然出现了极端低分,34分,那一节课,老师在讲台前高亢地讲了一节课,我却什么都没有听到,我含着热泪在试卷上写了一首长诗,以表达自己壮志难酬的愤懑。那令我无比头疼的排列组合问题,我……简直……基本全靠猜,真是对排列组合问题的绝妙讽刺啊!当然,文科班的学生普遍数学不太好,记得班级有一位同学数学极好,有一次我和同桌的分数加在一起才和他一样多,真是让我陷入“无语凝噎”的尴尬境地!同样是一个屋檐下的同学,差距咋就这么大呢?

在埋头疯狂工作的间歇,一股幸福感突然猛地砸了过来,想起今生终于不用再和数学打交道了,我大笑三声,引周围同事侧目,我真是太开心了,当然,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有我自己明白,我突然想起了那笼罩在数学阴影下的悲摧的高中三年,那三年是如何把我从一个自信到自负的人变成一个自卑到自怜的人,如何把我从梦中的北大踢到了东北师范大学……想想过去被数学折磨的岁月,再看看今天自己所从事的非常喜欢的文字工作,我突然间幸福爆棚!

在整个高中阶段,先后有数十位数学老师给我补课,月黑风高夜,耿耿星河天,我补课的足迹遍布我家乡所在的县城内外,年轻的、年老的、美丽的、含蓄的、暴躁的,各种各样的数学老师我都见识过。然而,结果着实令人唏嘘,我的数学成绩甚至始终难以抵达及格线,令我无颜面对极其优秀的数学老师—我的老爸、老妈,真是造化弄人,“朽木不可雕也”。事实雄辩地证明了,外因只有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,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是一种多么无效的行为,补课真是很难有扭转乾坤的力量啊!我也曾经在迷茫困惑中无数次质问过自己,用同样的时间,为什么英语是130分,数学就是80分呢?根据短板原理,数学的薄弱直接导致了我第一年高考的失败,孙山本是最后一名,我却还在孙山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