考研、出国留学和去西部支教的学生近20人

2017-05-16 14:51

高考结束之后,摆在考生和家长面前的大事就是如何填报高校和专业志愿。选学校还是选专业?进“大门”后如何进“小门”?成了多少考生和考生家长的两难选择。其实,从回顾对比中,我们可以得到有益的启示。1977年,因“文革”中断了10年的全国高校招生统考得以恢复,总计有570万人报名参加高考。77级新生于1978年初入校,全国共录取新生27.297万人,录取比例为29:1,录取率仅4.7%。今年全国有867万考生参加高考,计划录取数达475万人。江苏今年高考考生达到47万余人,高校在江苏招生计划30.7万人,加之高校增投计划,预计录取率逾70%。从1977年-1980年,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专业人才都处于匮乏状态,“上大学”远比“学什么”更重要。当年的招生办法规定高考是“自愿报名,统一考试,地市初选,学校录取,优先保证重点高校”,所以报考重点院校的考生为数众多。1978年全国有高校405所,教育部确定的首批重点高校88所,到1979年底又增至97所。据南京大学校史资料显示:1977年恢复高考时,全校只有12个系、51个本科专业,人文专业与理科专业之比为9:42,当年录取4年制本科生885名,在当时的政治气候下,哲学系被看作是诸多专业中的“王冠”,新生录取时有优先挑选权。尽管如此,与理科专业相比,当时的南大人文专业还是“短腿”,而随着高考的恢复,学校相继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加强人文学科建设,到1981年前,先后增设或恢复了日语、经济学、图书馆学、经济管理、法律等专业。到1979年,该校3年入学的普通班新生已达3600余人,有500多位教师为学生开出256门课程。这一时期考生选择高校和专业的总体趋向是:一颗红心,两种准备;争取入学机会、服从国家挑选;文理学科并重,几乎无冷热之分。

28年,很快,变化也快。哲学专业现在怎样?昨天,记者采访了南大哲学系的在读研究生小周同学。据小周介绍,他是南大2004届哲学系本科毕业生,他们班34人,考研、出国留学和去西部支教的学生近20人。当年就业的同学10多人,小周记得,1人去江苏电力建设,工作岗位是行政人事;1人去杭州某中学教政治的;1人去上海南孚电池,做市场营销;1人去南京力联集团做行政秘书;1人去西藏地区做宣传干事;1人去天津做公务员;1人去大连某企业做营销类工作;1人去四川平安保险公司做人事管理;1人去上海某公司做人力资源管理;1人去广州某海关做秘书;1人去广东某市的发展银行做信用卡业务。小周肯定地说,他们班当时就业的同学,没有一个人是以哲学为业的。小周告诉记者,他2000年考南大,第一志愿选的是经济学,分数不够被调剂到了哲学系。“我们班有三分之二的学生是调剂录取的。”据小周了解,1998年、1999年、2000年、2001年是哲学专业就业最困难的4年,近两年情况稍有好转。

1980年

一、毕业研究生:毕业生199人、就业率94.47%。二、非师范类本科生:毕业生54人、就业率90.74%。(数据来源于江苏省教育厅编发的《2004年江苏省高校毕业生就业情况》。)(郑正)

6月7日,记者来到南京大学,想寻找到1977年负责招生的老师。因为时间的指针已经过去28年,学校的老师们也换了“一茬又一茬”,历经一番艰辛后才查到当时负责招生的老师叫张遐道,他目前在无锡太湖学院!张老师告诉记者因为手边没有资料,只能大概地介绍一下情况。张遐道:1977年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年,十年间有才学的年轻人都想通过高考这一搏来实现自己的大学梦,专业?那时候大家想的更多的是如何才能跨进大学的校门,所以一般是喜欢什么就填什么,更多的是根据个人的兴趣来填。那时,中学生最崇拜羡慕数学家陈景润,所以理科报考数学的就很多,总体来说,数学、物理等基础学科都比较热门,文科方面,哲学是很热的,报考的人相对较多。其实,在刚恢复高考的阶段,可供选择的专业也并不多,在南大,文科方面就是哲学、中文、历史和外语,理科方面主要是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地理、天文等。通过张老师的一番叙述,记者得出结论:1977年至1980年,在恢复高考的最初阶段,文科最热门的专业莫过于哲学,而理科热门的是基础学科。寻找到最热门的专业后,记者通过南大宣传部找到了两位当事人,南大77级哲学专业的张明明(现为江苏省新闻出版局报刊管理处副处长),和78级哲学专业的姚润皋(现为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)。

新浪官方微博

东北大学

恢复高考头四年:哲学最热门

东北大学

官方微信

腾讯官方微博

几乎都与哲学不沾边

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姚润皋部长是1978年考入南京大学的,姚部长坦言自己选择哲学并不是兴趣,而是综合多方面因素后做的一个决定,但同样的,没有考虑毕业后的就业和收入。“无奈”选择哲学1967年,刚刚在姜堰中学读完高二的姚润皋就被迫停止学业,“下乡,熬到1978年已经很艰难,邓小平恢复高考,姚润皋清楚地记得,自己当时报名时花了5毛钱报名费、7毛钱体检费。报完名后就是复习,等到填报专业志愿时,姚润皋考虑再三,受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思想的影响,姚润皋曾想过要报考理科,但因为高三阶段都没有学习,要考理科难度很大,所以他决定选择文科,毕竟文科只要考数学,其它学科都是靠背诵,难度要小一些,文科中他又选择了哲学,“总觉得中文要有很高的文采,而我没有”。姚润皋告诉记者,1978年时南大经济系开始招生,那时报考哲学和经济的都很多。抓住一切时间读书进入大学后,“那时的学习氛围真是好,大家都抓住一切时间来拼命地读书,排队买饭时都能看到学生拿着书在看”,当时南大负责晚上关灯的同志关灯的次序是从东南楼再到西南楼,关完所有教室的灯要一个多小时,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,往往是关灯的同志关东南楼时,学生就转移到西南楼,等他到西南楼关灯时,学生们又偷偷地回东南楼开灯看书,最后学校不得不出台一个政策,到晚上9∶30后就统一把电闸拉掉。“大学生活为我们打下了很好的基础,培养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修养。”姚润皋告诉记者,毕业后,班上的同学有的做教师,有的在机关,有的做编辑,还有一位同学到上海去做证券,“都做得很成功”,即使在工作中面临转行,大家一边学习一边工作也做得很好。感叹哲学的不再“兴旺”1978年,南大哲学招了58名本科生,当年的专科又招了100多人,毕业后很快就充实到了社会的各个岗位上。而现在高校招生经过几轮扩招后,南大哲学每年招生人数也就二三十人,“自从就业推向市场后,哲学就不再兴旺了,更多的学生涌向商学、法学、新闻等热门专业”,姚润皋有些感慨,不过,他说,因为哲学招的人少了,相对的分配似乎也慢慢变好了。

2004届江苏高校哲学科类就业率

更多资讯请关注

一、毕业研究生马克思主义哲学:毕业生35人、就业率85.71%;科学技术哲学:毕业生13人、就业率92.31%;逻辑学:毕业生5人、就业率100%;中国哲学:毕业生27人、就业率88.89%;外国哲学:毕业生11人、就业率100%。二、本科生哲学:毕业生人数34人、就业率100%。

“当时,哲学是比较时髦的专业,我选择这个专业,考虑最多的还是个人的兴趣。”填报专业,没人当参谋1975年高中毕业后,张明明就到徐州市铜山县大许家公社插队,“就是到地里干活,也到印刷厂当过临时工。”得知恢复高考后,张明明想得最多的不是如何填志愿,而是如何才能考上大学。“怎么选择专业?其实那时啥也不懂!”张明明告诉记者,他的妈妈是小学教师,但是几乎提供不了什么参考意见,中学的老师还比较熟悉,但他们要照顾应届的毕业生,“所以就只能靠自己”,当时共有三个志愿可供考生填写,张明明分别填了南大哲学、南大的中文和徐州师范大学,张明明说,自己一直很爱学习,爱看书,所以第一志愿就选择了自己很喜欢的哲学。“完全没有考虑过将来就业吗?”张明明笑笑说,当时大家都知道毕业后就是拿53.4元工资,学什么专业在什么行业都一样,跟就业、收入没有任何关系,“所以大家考虑得最多的还是自己的兴趣”。毕业后一直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从南大毕业后,张明明先在徐州师范大学教哲学,后来又到省教育厅从事思想政治工作,随后到省新闻出版局工作。“从事的工作都和哲学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”。恢复高考第一年,南大的招生数是800左右,哲学专业共70几个,张明明说当时70多人组成了一个大班,当多年以后,同学们聚在一起,张明明发现,班上的同学中转行的并不多,和他一样,大多数的同学仍然从事着和哲学相关的工作。他们有的在高校任教,有的走上了领导岗位,还有的在报社、杂志社做编辑。

2004届南大哲学系本科生找工作

2004届南大哲学专业就业率

姚润皋:哲学曾经很“兴旺”

张明明:选择了时髦的专业

复考之初入学重于专业

戚老师视点

东北大学